Zagreb

終於來到薩格勒布。其實旅程應該算是順利吧,離開Plitvice Lakes時也沒遇到書上或網上提到的交通困難(不過到達Plitvice Lakes時真的有年輕人跳到馬路上攔截我們那往薩格勒布去的巴士,其實網上和當地旅遊局都有巴士時間表,只是司機吃早餐多花了時間而遲到25分鐘而已),我事前煩瑣的準備功夫(訂房、找巴士時間表等)應該都是值得的吧。

以前一想起薩格勒布,總有一種很浪漫的情懷。事緣有一次我在瑞士(應是日內瓦吧)的火車站等通宵夜車,已經很晚了,可我的車幾乎午夜才開車,孤身一人在車站又無聊又有點害怕。坐在月台上等啊等,百無聊賴間發現停在面前的列車寫着Zagreb,我就想:"薩格勒布,是甚麼樣的地方呢?南斯拉夫,好遠呀。"我當時還沒有克羅地亞的概念,而最終因為太害怕了,所以乘車到另一個車站洛桑上車。然而循着這樣的思緒,不知為何此後一想到薩格勒布便沒來由地滿腔溫柔。

然而事實通常並不浪漫,薩格勒布亦如是。基本上沒甚麼特別,在巴士總站和火車站中間的一帶有點破落,沒甚麼首都的氣派(雖然我也不肯定甚麼叫首都氣派)。可是去了三個博物館,其中兩個都很喜歡,很滿意。一個是naive art 美術館,喜歡得不得了。離開的時候在門口和一個穿戴漂亮的高佻東方女子打了個照面擦身而過,出來了才發覺是一些日本人在拍不知道是甚麼的節目。那個漂亮主持人進入美術館的鏡頭是要NG的了。接着去了Mestrovic Atelier,也很是喜歡。以前其實並不認識這雕塑家,但看起來他大概是這國家成就最高的藝術家之一了,他在Split的那個巨大銅像也真教人難忘。逛這兩個館的時候我都是唯一的訪客,博物館的員工簡直是專人侍候我(那日本攝製隊似乎只會在門口取景,我總是只在門口遇到他們),此城的遊客不知都到那裏去了,放着這麼好的地方都不來。

晚上照舊無所事事,只好以吃打發時間。原來我住的酒店後面就是喜來登,大堂有一家在晚上七時半也根本沒有顧客的餐廳,很清靜,正合我意。我是第一個客人,接着進來的三位都是單身男士。我想只有懶惰、沒有想像力又沒有同伴的人才會到喜來登吃晚飯吧(不過後來也來了兩三桌子的其他客人),而單身女客當然、一定、絕無僅有。

在克國似乎無論在那裏吃飯價錢也都相差不遠,這一頓點了意大利麵、酒、甜品、咖啡,五星級酒店也只是一百多塊,不算便宜,但絕對不貴。而雖然說是喜來登,服務的水平也不見得很優越(中國的也是這樣),從我的角度看,侍應們就是不夠煞有介事,就是太隨意了,哈哈。

第二天去了北部靠近匈牙利的Varazdin(此城也在申請成為世遺,真不得了),挺美的巴洛克小城,但也不過如此。(唉,鐵石心腸,難以感動。)

在書上看過這樣的說法:曬太陽和游泳要分開兩天做,意思就是無事可幹,分開做好消磨時間(這是多可怕的事:"消磨"有限的資源)。我也正在學習把喝東西跟吃飯分開:先慢條斯理地喝酒,再上另一家館子慢條斯理地吃飯。這本來不算難,但難度在於一個人坐着,終究難挨。

薩格勒布其實已經挺冷。晚上關了空調、關嚴了窗戶、蓋了被子也仍在牀上瑟縮,日間穿上兩件薄外套還是覺得冷。這天骨頭疼起來,好像有點感冒,看起來"抵冷貪瀟灀"真的行不通。晚上只好早早上牀休息,以防病發。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旅行.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