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澤

 
從京都乘 Thunderbird 特急去金澤,只須兩個多小時,舒舒服服安安穩穩的,不過車票不便宜。

金澤看起來是一個不算小的城市,雖說是一個沒經過二戰炮火的古城,可是沒有京都和高山的韻味……不過也可能只是我逗留的時間太短,沒看到有古風的景點吧。

一到埗就先去東茶屋町,感覺一般。

接着去兼六園。兼六園果真是金澤的明星級景點,真的好美好美。那霞池、那些松樹、夏季的花朶都好美麗。夏季的顏色本就只是滿眼的綠再加以花朶點綴,可以說比較單調。然而這時節雖不是繁花似錦,那種美態卻仍教我驚艷。想像春天時櫻花盛放,秋天時紅葉遍遍,冬天時白雪與勁松梅花互相輝映,能不教人嚮往?

這天的菖莆(是叫菖莆對吧?)好漂亮,看得我心花怒放(哈哈)。

離開兼六園後去了武家屋敷跡,是一個叫野村的高級武士的房子。本來還猶豫着要不要進出,可是在門口見到稱此地為日本第三庭園的剪報,便像被催眠般掏腰包進去了。可是我覺得那庭園小而雜亂,教人失望。

金澤火車站看似最近新建或改建的模樣,四周都是新建的酒店,旁邊還有一座叫Forus的新商場,晚上我就在那裏消磨時間。一個晚上上了三個館子:迴轉壽司、甜品、喝酒,都很是一般。啊,千萬要記住不要再在日本喝紅酒,因為喝了幾次,沒有一次不是冰的,難以下嚥(不過也可能是因為我喝的都是便宜貨吧)。

第二天唯一的行程就是到金澤21世紀美術館去。由於買了十一時多的火車票到關西機場,而美術館十時才開門,時間有點緊張,擔心不夠時間看展覽,又擔心看得太入神而耽誤了行程。可是兩種情況都沒有發生。美術館沒有想像中那麼美麗、特別、或引人入勝,而展覽也不太精彩。我個人並不十分欣賞Grayson Perry 的專題展覽,覺得他用了形體、顏色、圖案都不能表達自己,非要用上大量文字不可,相當幼稚。全館最喜歡的是那Leandro’s Pool,在那裏感到孩子般單純的快樂;還有那花花綠綠讓人想起艾慕杜華電影的休憩走廊。館裏大量使用自然光,但陽光照射處溫度很高,空調的設計相當不足。

用了一個小時便逛完這美術館,慢條斯理地回到車站,買了兩個飯團當午飯,乘火車到機場。臨上機前在免稅品店買了念念不忘的植村秀綠色卸妝油,一大瓶只須七千二百日元,是日本除稅售價的八折,比在莎莎買還便宜,滿心歡喜地回家。。(可是後來莎莎又減了價,我竟然買貴了。嗚嗚。)

我的資料說,金澤是 rain country,可是這兩天的天氣都不錯,反而在京都、大阪一帶有點雨。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旅行.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