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後

父親上星期日晚上感到不適,星期一入院,星期二轉到深切治療部,星期四晚上便過身。心臟機能衰退令他呼吸困難,血液含氧量下降,隨之而來的是腎和肺功能衰敗,醫學證明書上的死因是 1) acute myocardial infarction, 2) acute pulmonary edema, 3) acute renal failure。

昨晚收到電話時其實他已離去,去到醫院姐姐和弟弟都已哭紅了眼。我生性涼薄,沒怎麼哭。

今天我如常上班,但老闆好意地讓我放假。我上班是因為姊弟均已休假,而在這越來越方便快捷的社會,實在不需要三個成年人一同處理後事。三個人就有三個腦袋、三種想法、三把聲音。我性格急躁,辦公時看在錢的份上按捺脾氣,平時則容易動怒。所以我怕我插手會鬧得不愉快。結果放假後我也只能陪伴弟弟到醫院辦點手續。家人決定找中介人安排,又有親戚介紹相熟的中介人,那就更不需要我的參與。所以下午決定不跟姊弟去見那中介,自個兒跑去看電影了。

晚上姊弟回來,跟媽媽和我討論了一會(幸好沒有真的吵起來),就已決定了大致的安排。看起來明後兩天再辦一點手續和確定一些安排,也就差不多了。因要配合各種因素(一些是實際的因素,一些是信則有不信則無的因素),喪禮要到四月中才能舉行,早不了。

晚飯的時候姐向弟說帶孝期間不能戴飾物,我聽了有點不高興,因為弟弟只貼身戴了一條幾乎看不見的項鍊,而我就既有頸飾又有戒指。不過不戴就不戴,小事而已。

因為喪禮要四月中才舉行,我以色列之旅竟能成行。時間上看連漢城之行也不成問題,不過到底去不去漢城,我還得想想。

"其後"(それから)是一個我很喜歡的書名,作者是日本文豪夏目漱石。

PS – 弟弟在星期六接了一個莫名其妙的電話,是東華東院打來約父親做心臟手術康復治療的。所謂的心臟手術就是上次的心導管手術。弟弟告訴對方父親已過身,對方只好道歉,說了一聲"不好意思"。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隨想.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