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鏡

我是大近視,散光度數又深,又不敢做矯視手術,所以眼鏡對我十分重要。

年輕時科技沒有今天那麼發達,我又不懂事,配戴隱型眼鏡常常出問題,弄得雙眼發炎損傷,眼科醫生說我是不能戴隱型眼鏡的,於是只好認命。(同一個眼科醫生也告訴過我媽她的眼睛要盲了,沒救了,弄得她很傷心。可我媽到現在還能看電視、看報紙。)當時經濟情況不充裕,到連鎖店去配所謂超薄但仍然厚重得要命的玻璃鏡片,臉上天天都帶着許多圈圈,鼻樑上長久有兩個凹痕。只是一直心有不甘,怎麼其他大近視都可戴隱型眼鏡,而我的眼睛就這麼麻煩。

我已不記得是因為同事的介紹,還是因為陪同事去取眼鏡,總之有一天我到了視光師余先生的店,我說想戴隱型眼鏡,他就給我配了。不是問我想要甚麼,然後隨便找一雙甚麽牌子的標準膠片,而是就着每一隻眼睛的情況分別配和試(其實視光師不是都應該這樣做的嗎?),所以我左右兩眼戴的鏡片不止度數不同,連牌子、大小、厚薄都不同,可是戴起來卻舒適萬分,清晰無比。此之後基本上沒有因為戴隱型眼鏡而發炎的事。數年後我問余先生有沒有又輕又薄的有框眼鏡,他便讓我看為另一位深近視的律師客人配的眼鏡,那種輕薄程度當時真是前所未見,價錢也當然相當可觀。這樣的極品,當然要配之。

余先生的收費並不便宜,而且收的是現金,令我頗為心痛。然而他的價格偏高,一部分大概是因為小本經營,不若連鎖店般有 economies of scale;另一方面我肯付這個錢,買的其實不單是眼鏡,還有他友好親切的服務態度,和他給我的信心。對我來說,買合適的隱型眼鏡從來都不容易。有一次喝醉了把一邊的眼鏡丟了,便隨便到"眼鏡88"配一對,可是取貨時才發現其中一隻皺成一團根本不能戴,到換過好的,一戴上,那種不適簡直難以形容,恨不得要把雙眼給挖出來。又有一次想配有框眼鏡,到杏花邨的"康視眼鏡"問最輕薄的鏡片要多少錢,那人竟然說:"通常只有人問最便宜的要多少錢",然後把一份長達幾頁密密麻麻的鏡片清單給我讓我自己看,我若讓他賺我的錢豈不就侮辱了自己的智慧?又有一次去找莎莉的視光師,可是她那冷漠權威的態度讓我的心冷了一大截,禁不住反感。所以只好年復一年乖乖地向余先生獻上真金白銀,以換他給我配的各類優質眼鏡……昨天才剛花了五千多元把所有隱型和現型的眼鏡都全配新的……唉。

個別朋友其實都有自己慣常光顧的視力顧問,好像上面說的莎莉的那一位,而林小姐則愛找一位眼科醫生。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隨想.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