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二十日

今天天陰下雨。在東京的最後一天我通常都會乘京成線的快車到成田機場,所以一般都會在上野渡過,今次也不例外。

先去西洋美術館,仍然不覺得有甚麼特別之處,所以我不常來是對的。接着去國立博物館,看了一個叫"悠久之美"的中國古物專題展覽,很好。記得上次來時,有一個日本女人送了我一張門票,這樣的好事可不是常常發生的啊。呵呵。

 

 

 

 

 

出來的時候看見有很多學生,聯群結隊地去看一個Musee d’Orsay 的展覽,好得很。可是Musee d’Orsay 我去過多次,實在沒理由再去這展覽。

網友某君提議我去上野東照宮看冬牡丹,我姑且去看看。來到門口看到告示,說冬牡丹展期已過(有圖為證)。我心裏高興,因為淫雨霏霏,實無賞花的興致。

這時不知為何想起常有學中文的外國人在網上問學漢字是否有用(言下之意是想只學聽講,不學寫讀)。我不是他們,立場不同,但不太理解為何有人甘心做文盲。不懂漢字,看到諸如此類的告示那怎麼辦呢?當然可以問人,但那多蠢啊。

接着又想到,懂了漢字,連日文都或多或少可以看得懂。我認爲通常單慿漢字可以看懂四成日文(如果是在如博物館這些重用漢字的地方,基本上可以看懂八成),再學了平假名、片假名和日常詞彙,就可以多明白兩三成,其餘的就要靠學文法、文化和對社會的認識了。

不知覺得漢字沒有用的人怎麽看?

今天回去香港的行程一切順利。只是不明白爲甚麽從香港飛到東京不用四個小時,從東京回香港卻要五個小時,是順風和逆風的關係嗎?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旅行.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