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十六日

今天乘聯合航空的班機到東京,七點多到了中環機鐵站才知道延遲一個小時起飛,感到不太順利。不過因為有這麼多空閒時間,我可以在上機前非常悠閒地吃東西、上網等等。

聯合的服務不算差,起碼沒有態度粗魯傲慢的白人服務員。而且不知為何編了一個 Economy Plus的座位給我,比較寬敞舒適。在機上看了Helen Mirren 演的The Queen,覺得相當一般。

由於美國對攜帶液體到機艙有限制,雖然行李不多,也只好托運。因為成田機場離市區遠,交通費時,我老是擔心領取行李浪費時間,反而忘記了日本機場的高效率。結果並沒有因為行李而耽誤;反而由於航班延誤,我仍然要晚上六點多天都全黑了才到達位於赤坂的酒店。由早上七時多出門至到達東京的酒店,撇除時差總共用了十小時,唉。

酒店並非位於繁忙地段,相當清靜。安頓好後無事可做,從赤坂逛到六本木。六本木十分繁華,可是多繁華都與我無關,沒有我的事。而且入夜後越加寒冷,於是隨便吃過晚飯便原路折回。

夜裏不知怎的記掛公事,不能入睡,輾轉反側。雖然說酒店清靜,可是房間的牆壁竟然薄得可以聽到隣房的鼾聲,奇哉怪也。

我的日文已降至極低水平,但有時只聽不看都可以明白電視在說甚麼,自己都有點驚訝。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旅行.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