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忘了記下的一些小事

其一。在巴薩隆拿的舊城看見不止一個賣藝人用一種好像反轉的鑊的樂器表演,音色奇特。

其二。在離開畢爾包前的黃昏,我跑到電車總站附近的家樂福去買水。那裏比較遠,估計並無遊客,店裏也有點髒亂,架上連被喝了半瓶的水也有,我光顧也只是因為那兒的東西便宜。揀了一瓶礦泉水,正要去付款,忽然有人拍我的手臂。我回頭一看,是兩個長得比我還高的少年(身型高大但滿臉孩子氣),拿着酒和汽水,向我說話。我當時想,不知是民風純樸還是小孩子百無禁忌,怎麼毛手毛腳的,他們就不怕我嚷非禮。我當然不知他們說甚麼,用英語說了我不明白,就往收銀處走去。

排隊付款時,百無聊賴地看收銀處的告示,不知怎的竟能看得懂,立刻就明白那兩個未成年的孩子是央我替他們買酒。我正在嘆息歲月不饒人,遠離青春期的我已難以理解少年維特們的煩惱,發覺那兩個孩子就在我後面排隊,又拿着那瓶不知是gin、rum 還是vodka 的透明的酒來跟我說話,而我仍然推說聽不懂(真的聽不懂嘛)。我付款的時候,收銀員微笑着問了他們一句話,他們掩飾尷尬般大笑地答了一句,然後便到別處排隊去了。

雖然我一句西班牙語都聽不懂,但我想我猜的八九不離十。他們總不會是對我說:"今晚我們開party,有酒,你要不要來?"吧。我不明白的是為甚麼要問我。超市內滿是大人,只我一個東方面孔明顯是外國人,還問了兩次,像吃定了我的樣子。

其三。希斯路機場的東西貴得嚇死人。我回程轉機的接駁時間短,安檢又費時,差不多起飛時間才進到候機區。通常我會到貴賓室去免費吃喝和拿點礦泉水,但這次時間所限,便想隨便買些水便上機。可是一看價錢便覺得"隨便"不得。500毫升的水要1.2+英磅,看來也差不多貴絕人寰了。只得飛身趕上貴賓室(橫豎免費),灌了兩杯水,再盛了一瓶,便即上機(不過那貴賓室的設施和食品本也乏善足陳就是了)。剩下的歐元零錢我大多數捐了給UNICEF,我覺得這比讓機場的無良商人賺了去有意義點兒。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旅行.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