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十四日 – 畢爾包

今天計劃留在畢爾包市內。差不多九時才離開酒店,可是這城市好像還沒醒過來。氣溫只有12度,空氣冷冽,行人稀少。吃過早餐,安步當車踱到這裏的藝術館,竟然還沒到十時,還沒開門。太冷、站着等不是辦法,於是走到附近的古根漢去。

記得聽說那火焰噴泉會在開館時運作,所以想去照幅相片,但是到了十時卻沒有火焰、只有噴霧,於是拍了些噴霧照,便要離開。忽然後面有一個女人自言自語般用英語說:入口在哪兒?我回頭一看,見是一個戴着大墨鏡、穿着大衣(這溫度確實可以穿大衣)、打扮優雅的金髮女人。說英語的女人,太好了。我答:在另一邊。她指着博物館說:這是用甚麼造的?嘩,我想,前天聽的audio guide還不派上用場?我答:是titanium。她說:是甚麼?我想:不會不知道是甚麼吧。我家裏還有一個鈦造的浪琴錶呢。我解釋:是造飛機的金屬,下面那些應該是石頭。她說她今晚要來這兒(我猜是約了人在這兒的餐廳用餐吧),不知車會停在哪兒。這個我可不懂回答。然後她說:我往在安達露西亞,這裏就像是另一個國家一樣。我說:那邊好像有三十度。她說:噢,熱得沸騰。我說:語言也不同。她同意。我正要跟這個女子踱到博物館的入口,忽然看見上面有一個男子向我們猛打手勢。那人原來想叫我,問我要一些我本地的硬幣。正好我帶着一個香港的二元硬幣(當你不須要它時,二元根本不是錢),便給了他。我想不到他到底有甚麼目的,只能把他看作喜歡收藏外地錢幣的吧。回頭已看見他向其他遊客要錢。

那藝術館嘛,後來是去了。不差,但也不是很好。牆上有些畫不見了,原來是巡迴展覽去了,第一個站就是沙拉曼加(就是我開始時看的那個畫展了)。

有人說古根漢餐廳的套餐很好,Lonely Planet也是這麼說。我去參觀那天餐廳滿座,今天既然在附近,便又走過去碰碰運氣。相當順利,可惜因為今天是周末,本來14歐元的餐要收18.4歐元。但我覺得無論其用餐環境、服務、食物質量都值這個價錢。套餐包括水和酒,我兩樣都要,於是送來了一瓶750毫升的紅酒和一瓶920毫升的水(這份量每桌都一樣,不過我這桌只我一個人)。我喜歡喝酒,一個人喝了半瓶;可是酒量不佳,飯後並無信心能站起來。到洗手間一照鏡,兩頰都紅了,醉得厲害。騰雲架霧般走到河邊,已然不支歪倒在長椅上,幾乎失去知覺,就差沒有臥倒,不然與尋常醉漢無異。過了差不多一個小時才能張開眼睛。簡直是人家出酒我出命嘛。可笑極了。

畢爾包的治安不壞嘛,一個醉婦倒在河邊也沒有被洗劫一空(說笑而已,光天化日人來人往狗來狗往怎麼會)。

我記得上一次我在巴薩隆拿的麥當勞喝了一杯啤酒,立刻便要回酒店休息。另外一次參觀啤酒廠(應該是荷蘭的喜力),好高興好高興喝多了,接着又是要立即睡覺。想起來,其實是前科纍纍。不過也有點長進,現在只喝一杯是不會醉的。。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旅行.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